正文 第218章皇子也八卦

小说:神医嫡女 作者:杨十六
    赵嬷嬷万没想到竟能看到步家老太太从皇宫里走出来,而且还在与人谈笑,还受着宫中掌事宫女的礼遇。乐文小说[看本书请到800]

    这步家……不是毁得差不多了么?步贵妃都死了,步霓裳也被送进了庙里,怎的步老太太还有这般光景?

    她一时琢磨不透,眼睁睁地瞅着步老太太上了马车离开,这才快步走向想容。

    想容也看到了步老太太,原本就端着的心又往上提了提。

    玄天华就在她身边负手而立,大冷的天却连件披风也未着,可也不见他有冷意的模样。赵嬷嬷上得前来,先叫了声“三小姐。”然后跪到地上冲着玄天华到“老奴见过淳王殿下,殿下千岁。”

    玄天华抬了抬手,道“起吧。”

    想容上前将赵嬷嬷扶了起来,问道“是祖母着急了吧?我跟七殿下一直在这里等,可是二姐姐并没有出来。”

    赵嬷嬷叹了一声,道“老太太晚饭都没吃,就惦记着这边。”

    玄天华看了看这二人,亦无奈地道“不如我带你们进宫去吧,总在这里等……”他边说边看向想容已经冻得通红的手,“冻也冻坏了。”

    “能进宫吗?”老嬷嬷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她这辈子到是跟着老太太进过宫,可都是赴宴,今日这性质不一样啊。

    玄天华点点头,“跟着我,自然是可以的。”

    想容却没答应“不能太麻烦七殿下,我们在宫门外等等就好。到是殿下您,外头天寒,您还是不要陪着想容一起等了。现在赵嬷嬷来了,我们留在这里就可以的。”

    玄天华没答话,到是朝着宫门里指了指“谁也不用再等,他们出来了。”

    两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凤羽珩正推着玄天冥往外走来。两人一个白衣一个紫衣,走在雪地里,好看得惊天艳地。

    想容看着那二人,下意识地就呢喃道“看起来应该是没什么事吧?”

    玄天华再度失笑,“早说过让你相信她。”说完,抬步往前迎去。

    “七哥。”凤羽珩离着老远就叫了开,“你怎么在这儿?”再往他身后看,便看到已经冷得小脸儿通红的想容,和满面担忧的赵嬷嬷。

    玄天冥坐在轮椅上给她讲解“看起来,应该是你那三妹妹去找了老七,那嬷嬷是老太太派来的。”

    玄天华此时已到了二人进前,点头到“冥儿猜得对极。”

    想容和赵嬷嬷也赶了上来,两人忙着给玄天冥行礼,再起身时便纷纷围了上前,一个劲儿地问“二小姐,您没事吧?二姐姐,皇上有没有罚你?”

    凤羽珩笑笑,“我一个小女子,又没犯宫规家法,有什么可罚的?”

    赵嬷嬷仔细瞅了瞅凤羽珩,再看看玄天冥,从二人神色中的确是看不出有受罚的样子,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小说下载

    “如此就好,老奴也能回去给老太太报个平安了。二小姐可要跟老奴一并回去?三小姐呢?”

    想容指了指身后“我有马车来,嬷嬷先回去吧。”

    “好。”赵嬷嬷正准备离开,却被凤羽珩叫了住,“我们刚好要去仙雅楼吃饭,嬷嬷与我们同行吧,我叫厨子做几个菜,你给祖母带回去。”

    赵嬷嬷一听这样也好,便点了点头,“正好老太太吃不下饭,外头的饭菜拿回去也给她换换口味。”

    一行人这才上了马车,因为玄天冥的马车足够大,大家便坐到一处,连带着想容和赵嬷嬷还有黄泉青霜也一并上来。其余的空车便在后头跟着,到也是有几分声势。

    马车里,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怎么的,玄天冥竟拉了凤羽珩的手跟她说“没事,你别往心里去,那个皇位我本也没想要。”

    这一句话,别人到没什么反应,赵嬷嬷听了却心里忽悠一下,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只是刚放下的心又提起了几分。

    皇位?难不成原先皇上还是有打算把皇位传给九皇子的?如今他的腿治不好,才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吗?如果是这样,那二小姐的罪过可就太大了呀!

    她十分希望玄天冥能多说几句,回去她好跟老太太一起分析分析。可惜,玄天冥那一句话后就再没言语,几个人竟是默默地坐在车里,一直到马车傍在仙雅楼外的湖边,才听外头赶车的侍卫说了声“王爷,到了。”

    众人依次下车,湖面上立即有船来接,小船不大,两人一艘。凤羽珩自然是跟玄天冥一起,想容也被玄天华扶到了自己的船上,黄泉与清霜二人自然是一起的,赵嬷嬷只能闷闷地跟着想容带着的丫头梅香坐在最后的小船,到是让她得了空问那丫头“三小姐去淳王府时,七殿下有没有说什么?”

    那丫头想了想,“七殿下只说让三小姐相信二小姐。”其余,她真心听不懂啊。

    “唉。”赵嬷嬷又是一声重叹,“这可要怎么个相信法呀!”

    仙雅楼门口,三皇子玄天夜正站在那里同店掌柜说着什么,看到玄天冥一行人,三皇子不由得大笑起来“你们这掌柜还说没有雅间儿了,本王正愁怕是要白来一趟,正好遇上七弟九弟,不如本王就与你们蹭上一顿可好?”

    玄天华依然是那样春风般的笑,“能得三哥赏光,是咱们的荣幸。”

    玄天夜大手一挥,“自家兄弟,不说这个。”一边说一边就伸手主动去推玄天冥的轮椅,“听说九弟这腿还有些麻烦,三哥也不知道能帮上些什么。”

    玄天冥就是那副悠哉的样子,也不说话,到是凤羽珩笑着说了句“三哥与我抢了这份差事,显得阿珩就更没用了。”

    “弟妹说得哪里话,三哥还予你就是。”说着又将这推轮椅的活让还给凤羽珩。

    几人一路上了三层楼,直到雅间落了坐,玄天冥这才开了口“三哥就一个人来的?那你还订什么雅间儿,二楼的窗口不是还空好几个位置么。”

    凤羽珩差点儿没笑出内伤了,只道人家明摆着就是想来个“意外的巧遇”,你怎的这点机会都不给。

    “三哥不喜欢坐在堂厅。”玄天夜到也是铁了心的赖在这里,“咱们兄弟许久没聚到一块儿,今儿个正好赶上,也是天意。”

    “恩。”玄天冥点点头,“的确是天意。”

    不愿看这几兄弟昧着良心的套近乎,凤羽珩干脆带着赵嬷嬷找到小二,挑了几道菜吩咐小二做好并装上食盒,让赵嬷嬷到堂厅等着,直接回府就好。

    赵嬷嬷几次想再问几句,却见凤羽珩根本也没有想多说的意思,只得无奈地点头应下。

    再回雅间儿时,玄天夜正说到五皇子玄天琰又纳了个宠妾的事“据说那是他第四位小妾的亲妹妹,结果抬进府时,当姐姐的气得当着他们的面儿就撞死了,那个妹妹却捏着鼻子直嫌晦气。”

    玄天华无奈摇头,“五哥的这个毛病父皇说了几次,却还是改不了。”

    玄天冥冷哼一声,“娶来娶去,几个妾生得差不多都是一个模样。”

    “恩。”玄天华点头,“特别是眼睛,出奇的像。”

    凤羽珩听着这三人说话不由得抚了额,“男人八卦起来,还真是一点都不比女人逊色。”

    在场众人听不懂她所说的这个“八卦”是怎么个意思,到是玄天夜多少猜出了一些,便道“左右也是闲聊,就捡着最新鲜的说。”

    玄天冥挑了挑唇,忽然来了句“看来,后宫应该打死的妃子还不只一个。”

    这话题说到这里嘎然而止,众人都默契地没有再往下说。玄天夜轻咳了两声,主动问起凤羽珩“本王也是今早散朝后才听说的,九弟的腿真的治不好了么?”

    听他问起这个,凤羽珩面上浮了一层落寞,带了几分歉意地看了看玄天冥,这才回道“是阿珩没本事,已经跟父皇请过罪了。”

    “唉。”玄天夜重叹了一声,“带兵打仗难免有死有伤,当初我们就劝九弟不要去西北,他偏生不听。”

    玄天华把话接了过来“三哥也知冥儿这脾气,他想做的事,何曾听边旁人的劝。”

    几人说话间,凤羽珩注意看了几次玄天夜的眼睛,只觉这人一向怒气环身,今日却似懈怠了几分。那双眼里明面上看着是在为玄天冥的伤腿叹息,却又禁不住地偶尔会有几许贪婪流露出来。常人很难现,凤羽珩却是通过临床医学试验将人眼瞳孔的缩放频次做过详细的分析。

    正如她们所料,玄天冥的腿伤对于玄天夜来说,绝对是一个上佳的消息。而这人今日出现在此,多半也是为了亲自探究一下真伪装。凤羽珩知道,在自己打量对方的同时,人家也在打量着她。只是她自信自己的伪装一定比对方来得要好,她能够捕捉到的细节情绪,玄天夜未必能行。

    “父皇说,他对我很是失望。”凤羽珩突然的又补了这么一句话来,面色哀伤,看向玄天冥的目光中也透着无尽的愧疚。

    “你听他的作甚。”玄天冥还是那副样子,邪魅又赖散,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就去揉凤羽珩的头,“要娶你的人是我,又不是老头子。”

    玄天夜放声大笑,“到底还是九弟豁达。”

    玄天华也跟着摇头苦笑,“这样的话,也就冥儿敢说。”

    凤羽珩伸手入袖,摸了一会儿,竟是拿了一个长形的精致小盒子出来。也亏得冬装料子厚实,袖袋也大,这么一个小盒放在袖里,若在夏季,怕就会让人觉出不妥,冬装便无碍。

    她将小盒打开,众人一看,倒吸了一口气。那盒子里赫然就是当初月夕宫宴时,凤羽珩赢来的那枚凤头金钗。

    就听玄天冥说“这东西你要么戴在头上,要么放在家里,装盒子里作甚?”

    凤羽珩道“原本是想将这枚凤头金钗还给父皇的,可是刚刚我一紧张害怕就给忘了。”

    说着话,目光幽幽地撇向站在身侧的清霜,一双锐利的眼精准地现,清霜的手指在看到凤头金钗的那一刻,习惯性地攒动了一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爱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fcb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