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26章 最后一个疑点(上)

小说:狂探 作者:旷海忘湖
    杰卡来到拉曼塔夫的跟前,伸手按住他的头部,仔细辨认了一下,果然看到他额头处有针线缝合的伤疤。

    由此可见,他头部中过炸弹的事情却是属实。

    看到这里,杰卡脸上露出欣慰之色,长长地舒了口气。

    赵玉知道,虽然拉曼塔夫的事情令人叹息,但是对于这个结果,却是杰卡比较愿意看到的。

    因为,长期以来,他们一直怀疑钱包杀人案有着政治暗杀因素,担心因为调查此案,而牵扯到太多的政治利益,从而引发国家的动荡,对国家稳定发展不利。

    也正是因为如此,科索维亚领导人才要求杰卡秘密调查,向他本人亲自汇报。

    然而,当现在真相大白之后,却显然没有秘密调查的必要了。

    因为该案属于连环凶杀案性质,纯属凶手的个人报复,并没有牵扯到太多的政治因素。

    “心脏……”杰卡放开拉曼塔夫的脑袋,问道,“被你摘走的心脏,放在哪里了?”

    “丢进下水道了!”拉曼塔夫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你!?”杰卡攥了攥拳头,本欲发作,但还是按耐住暴躁脾气,说道,“那就把你的作案经过讲一下,为什么,你会使用这种杀人方式?”

    “哼,你们能把我抓住,难道还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杀人?”拉曼塔夫冷笑道,“连一个小孩子都不肯放过,他们的心都是黑的,留着有什么用?

    “我儿子是因为一个钱包而死,所以我当然要把钱包还给他们喽!”

    “塞进死者心腔的钱包,是你自己制作的?”杰卡问道。

    “对!”拉曼塔夫冷冷回答,“我见过那种钱包,凭着记忆制作的!”

    “哼,你记性够好啊!”杰卡回敬了一声冷笑,又问,“我问你,孩子的母亲呢?”

    “孩子两岁的时候就得病死了!”拉曼塔夫回答道,“如果我妻子还在,也不可能让维迪去靠近死人,就不会出现那样的事情了!”

    “那么……”杰卡又问,“孩子被枪毙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人照看吗?”

    “对!”一言勾起伤心事,拉曼塔夫伤心愤恨地说道,“我家的亲戚早就死绝了,只剩下了我和儿子相依为命!

    “而我,却还要去救治伤员,为国家效力,照看不了孩子!如果早知道会出现那种事,我宁可带着孩子去前线……”

    接下来,拉曼塔夫将他的作案经过,从头到尾供述了一遍。

    和赵玉预想的差不多,拉曼塔夫费尽千辛万苦返回科索维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寻找仇人,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为此,他在国立医院找了一个开救护车的活儿,然后便开始打探消息,搜集仇人的信息。

    由于他善于伪装,每一次跟踪仇人,都经过精心改扮,所以杰卡他们才没有在以前的监控视频中看出问题。

    而为了让复仇计划天衣无缝,拉曼塔夫也是精心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最终实施计划,依次杀掉了油漆工、宪兵队长和将军。

    在作案之时,他使用的交通工具正是使用的医院救护车,先将受害人迷晕,装进救护车,然后将汽车直接开到医院地下停车场的最里侧。

    随后,他背着受害人沿着防空洞的小门出去,跨过马路,穿过教堂之间的胡同,进入解放广场。

    由于他事先考察过广场的环境,所以成功避开摄像头,来到指定地点将被害人杀害。

    当初,杰卡等人在调查该案的时候,曾经留意过他所使用的救护车,但是,通过视频追查,他们发现救护车并非开向解放广场,而是真的去到了医院。

    所以他们便以为救护车是在出任务,所以没有再往深处追查。

    不得不说,利用救护车这个点子的确够绝。

    案件发生在半夜,而救护车在大半夜行驶在路上的话,是最不容易引人怀疑的。人们会很自然地想到,救护车是在抢救病人。

    至于另一个疑点,杰卡和赵玉也从拉曼塔夫口中得到了答案。

    说来也真是凑巧,拉曼塔夫在杀害了将军之后,知道警方和军方必然全城出动,严密侦查,所以他一直藏匿在医院之中,继续开他的救护车。

    令他也没有想到的是,身患癌症的尼古拉竟然也住进了国立医院。

    于是,他向医院申请做了兼职护工,用护工的身份作为掩饰,慢慢靠近尼古拉,打探他的情况。

    当然,为了不留痕迹,他当然不能直接去做尼古拉的护工,再说尼古拉也有自己的护工。

    正如拉曼塔夫自己所说的那样,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放过尼古拉的打算,之所以没有第一个对他下手,是因为他想让尼古拉尝尽痛苦,再将他杀死!

    于是,在将军被害4个月之后,他感觉警方已经消停了不少,所以决定故伎重演,对尼古拉实施摘心之刑。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赵玉等人早就查到了尼古拉的身上,正好逮了他一个正着……

    就这样,随着罪犯的招供,钱包杀人案终于真相大白,赵玉也终于在自己离开科索维亚之前,给了杰卡一个完美的交代。

    ……

    上午十点,为了表示自己的感激,杰卡坚持要亲自开车送赵玉去往机场。

    路虎车被杰卡开得平稳缓慢,车厢之内,只有他和赵玉二人。

    “说实话,这件案子的确让人心里不痛快,”杰卡不无怅然地对赵玉说道,“我以前也是一个特别有家国情怀的热血之徒,每一天都为了国家的理想而努力奋斗。

    “我也曾经历过战火纷飞的日子……或许,在战争时期,紧急法令并没有错。但是,像儿童被枪杀的事情,却并不应该发生啊……”

    听着杰卡的悲天悯人,赵玉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宽解,拉曼塔夫固然杀人不对,但是造成他泄愤杀人的原因,却是不得不令人深思。

    看来,战争的确是一切罪恶的催化剂,一切痛苦的根源。

    赵玉也不得不暗自庆幸,幸亏自己的国家和平安定,要不然,恐怕像这样的案子,只会更多!

    “拉曼塔夫说了,”杰卡又道,“如果他今天没有被我们抓住,他会去考虑投靠抵抗组织,将来,必然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

    “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感谢你了!

    “你呢,也别跟我推辞,100万欧元,已经打到了你的账户上,就算是……弥补一下,我没有好好让舞娘们招待你的遗憾吧!”

    “你!”赵玉绷起脸来,义正言辞地指责道,“老卡啊,你怎么能这样?我赵玉是贪钱的人吗?你这不是摆明了不拿我当朋友吗?是不是看不起我?说!是不是?”

    “嗯……”杰卡为难。

    一直义正言辞了好几分钟,赵玉这才掏出手机,严肃地问道“喂啊,钱转到哪个账户上了?我怎么还没收到短信提醒呢?别再转错了,你确定是欧元吗?欧元貌似比人民币更值钱吧……”

    “……”杰卡感觉自己快被烧糊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爱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fcb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